【解读】上海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试点:社区治理潮流名字是做好分类的最大突破口.

  从5月1日起,上海将在静安、黄浦等7个“窗潮流名字口区域”试点公共废物箱先分拣再装运。

  这是上海自今年3月以来,先后两次针对城市生活垃圾分类部署之后,做出的第一个“试点动作”。

  2018年3月,上海发布《关于建立完善本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首次提出明确要建立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全程分类体系;4月21日,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又发布《上海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建设行动计划(2018年-2020描写风的诗句年)》,要求到2020年,上海所有区要实现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

  2010年,上海正式驱动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化工作,至今已经有8年时间。在经历了漫长的推广之后,此番上海针对城市垃圾分类“频放大招”,有着怎样的背景和动因?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副教授陈红敏博士表示,一座城市如何处理自己产生的垃圾,如何减少垃圾对居民和环境的损害,反应了这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上海这样一个超大城市,垃圾分类是城市垃圾可持续管理的必然选择。事实上,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探索起步很早,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而近年来国家对垃圾分类的重视程度不断上升,2015年9月,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垃圾强制分类制度”。2016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强调,“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关系13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要求上海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因此,上海切实提升本市生活垃圾分类实效,实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已是大势所趋。

  上海的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化工作虽然从2010年开始着手实施,但是早在2007年,上海就在居住区实行“有害垃圾、玻璃、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分类方式,并演变成如今的“四分类”模式。垃圾分类有何好处?专家透露,湿垃圾尽可能分离出来,可有效增加焚烧垃圾的热值,提升焚烧效率,同时避免有害气体的排放。

  此番《方案》、《计划》的高频推出,试点动作也紧锣密鼓的进行,也引发社会对于我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关注。

  纵观此次高密度发布的生活垃圾管理政策,陈红敏认为,这次的政策强调了全程分类方案,也是最大的亮点之一。“在过去的城市垃圾分类推广中,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社区垃圾分类的推广上面,而此次的《方案》和《规划》都将分类运输这一衔接前端写雪的作文分类和末端处置的中间环节进行了重点表述,以保障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系统性衔接,并力求建设全程分类的体系,这将为后来的实际工作奠定基础。”

  不过,陈红敏也指出,城市生活垃圾工作的成功与否,既要有全链条的管理体系,同时也要求有精细化的管理手段。她说:“一个社区内有50%的人参与到了垃圾分类工作中来,而另外50%的人不愿意参与,那这个小区的生活垃圾分类仍然是0,因为后者的不配合仍会导致垃圾混投、混运。”

  未来精细化管理的重点之一,“就是如何衔接垃圾分类链条中的各个主体,比如市民去投放垃圾时,垃圾站如何监督其正确分类,有无混淆?运输企业如何来确保收到的社区生活垃圾的分类质量?而垃圾处理企业,对分类运输单位送来的垃圾如何把关?”陈红敏说。

  事实上,为了鼓励社区居民主动参与到垃圾分类工作中来,上海曾探索“绿色账户”来作为主要激励手段。居民只要在小区里做好垃圾分类,就可得到积分奖励,并凭积分换相应奖品。根据披露,目前上海已经发放380多万张绿色账户卡片。

  但在社区推进垃圾分类工作,陈红敏认为,在鼓励手段之外,还需要刚性执法和监督。

  “这需要建立起一个完整、互相制约的监督机制,比如,将生活垃圾分类的管理权下放到居委会、业委会或者物业公司,对小区的垃圾分类质量负责,并培育社区环境治理能力的过程;也可以尝试将小区的垃圾分类质量与小区的清洁收费挂钩,如果小区内的垃圾分类整体质量不达标,运输企业有权拒绝运输;同理,垃圾处理企业可以通过对运输企业来料质量的把关,从而对运输企业的全程分类运输进行制约。”陈红敏说。

  陈红敏坦言,当然,这样的监督体系还需要制度保障,需要通过法律法规的建设,来将“垃圾分类,人人有责”的口号变成市民实实在在的“义务”。

  她还表祝寿词示,社区治理是做好垃圾分类工作的最大突破口和抓手,这也意味着精细化还可以体现在以打造“样板区域”来推行政策、制度的“先行先试”,强化社区内的自治能力,同时辅以执法力度,在特定区域内检验全流程分类方案的可行性。同时通过“样板区域”,对其他地区形成带动作用和示范效应。

  记者注意到,《方案》中提出要大力增强生活垃圾末端分类处理能力。到2020年底,上海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达到国内领先水平,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达到3.28万吨/日以上,并要求到2020年,上海将在居住区普遍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

  陈红敏认为,城市垃圾分类不仅是一个环境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对上海而言,居民生活垃圾分类成功的社会意义可能远大于环境意义,在推动居民参与垃圾分类,将垃圾放对位置的过程中,是培养居民的环境责任意识和公共行为规范的过程,是提升国民素质的契机。因此,垃圾分类承担着重新组织社会,重新教化民众,培育公民环境责任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的职能。

  陈红敏进一步认为,通过对居民垃圾分类责任的法律界定和以居民垃圾分类为抓手的社区治理能力的培育,提高居民生活垃圾分类的参与度和分类能力,是上海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应有之义。而在各个环节有效衔接和互相制约监督的制度保障下,实现城市生活垃圾的全程分类以及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处理,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降低垃圾分类的系统成本,也是保障上海城市生活垃圾可持续管理内在需求。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